当前位置: 主页 > 致富财经 > 内容

热门内容

失控的ICO一场技术精英引发的致富幻象

时间:2017-10-07 09:02  来源:未知  作者:admin

  前段时间见一个区块链技术公司的中国区老总,他兴奋地拿出一份BP,说是要创业。

  一瞬间以为他大概是写错了,应该是IPO吧。然而很快发现,是我孤陋寡闻了。

  ICO,Initial Coin Offerings,网上的翻译有的叫首次公开发售数字代币融资,有的就叫首次公开售币。

  当年为了弄清楚什么是比特币和区块链,计算机专业出身的笔者也费了好一番功夫。可这次,朋友刚解释了几句ICO,在金融圈待过的人都会恍然大悟——

  这不过是融资方式的一个变种,而且在发行的道上,没有的发审委,没有任何的审计报告,所谓的项目说明书可能还不如一个寻找轮投资的BP来的靠谱。

  所谓ICO,就是投资者使用比特币等现成的虚拟数字货币,去换取ICO项目发行的新代币。因为新币种拥有者少、价格波动大,在交易所的卖出价格很可能比发行价高得多。

  而ICO项目发起方利用融来的传统数字货币,在交易所换回人民币等货币,再投入到指定的技术项目中。

  但和民间集资用年化收益率来吸引投资者的“小家子气”不同,ICO搭配的是更刺激的一夜暴富的故事。

  以太坊背后的加密货币ETH在今年上半年翻了41倍,英国区块链公司Stratis在2016年8月进行的ICO,不到一年时间从100万美元市值上涨至10亿美元,翻了100倍。

  根据国家互联网金融安全技术专家委员会对七百余种虚拟货币的,今年上半年有超过一半的币种涨了10倍以上。

  被誉为中国“比特币首富”的李笑来,用五天完成了名为EOS区块链项目的ICO,成功募资1.85亿美金。而他7月份最新主持的PressOne项目,连(类似IPO的招股说明书)都没有,却只用了4个小时,就吸引了1.4万人参与,融资近5亿人民币。

  至于像马勒戈币这种看起来像是愚人节笑话的项目,却在现实中真实存在。不但得到了李笑来和薛蛮子等名人的站台,更成功通过ICO募集超过1500万人民币。

  它——运用分布式记账区块链技术,重新定义了货币的内涵和外延,更大程度给货币的使用者赋权,代表了货币体系的未来。

  神秘——迄今并未露面的创始人中本聪是一个人还是一个团队?目前拥有比特币最多的是谁?进行交易的对手方究竟如何辨认?这些都被隐藏在1和0组成的代码世界中,无从知晓。

  稀缺——总量有限,不受人为控制,不会被滥发,机器的精准和克制被体现的淋漓尽致。

  然而就像比特币创始人中本聪自己说的,“比特币系统仍是一个萌芽,如果不能妥善处理,只会毁了它”。

  先进的技术,就如同古往今来无数次吹起的商品泡沫一样,若被人性的和所利用,最终只会是一地鸡毛。

  将虚拟货币和郁金香泡沫相提并论的人有很多,最新的一个是《投资最重要的事》的作者,橡树资本创始人霍华德马克斯。

  货币本身就是依附于国家信用而产生的交换凭证,如果将互联网技术看作是一种新型的信用体系,为何不能由它背书而产生新的货币种类呢?

  比起存不存在,更关键的应该是货币的发行量——一种信用凭证究竟值不值钱,值多少钱,长期来看一定和它的供应量成反比。

  郁金香泡沫的最终破裂,来自于土耳其源源不断运来的郁金香种子,而比特币的丧钟,恰恰是ICO敲响的。

  比特币最吸引人的地方,莫过于2200万规模的终极限定,但当以太币、瑞波币、莱波币一个一个诞生,甚至现在已经有近千种的虚拟货币之后,稀缺性,又从何谈起?

  一个着ICO的数字货币体系,就像是货币发行失控的委内瑞拉,最终的结果,只可能是一贬千里。

  郁金香泡沫产生于17世纪的荷兰。那时,荷兰是世界上屈指可数的强国,有“海上马车夫”的称号。和那些了航海贸易权的富贵阶层相比,中产乃至底层缺乏获取财富的途径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差距快速拉开。

  而一颗到手就能翻几倍的郁金香球茎,如同七八十年代在走过一条街卖价能涨好几次的君子兰,恰如其分的满足了他们的致富幻想。

  现在的中国也处于类似的情境下。国富民强经济增长,无法差距一步步拉大的事实。可除了坐拥股权和房产的富豪阶层,其他人都对现实为力。

  所以就像财新报道的那样,ICO项目的小型线下见面会,台上的外国CEO用英文,的观众大多是20-35岁的男性,且看上去并不需要同声传译。

  ICO满足了他们试图用知识换取的想法,而且,看起来速度会比努力工作来的要快很多。

  即便是在泡沫巅峰期,也并不是什么郁金香都能卖出天价。那些昂贵的球茎,来自于园艺家精心培育的特殊品种——由于某些花叶病毒感染产生的异变,使其可以开出无比鲜艳的花。

  所以郁金香泡沫的核心圈也并非是任何人都可以参与的,必须拥有足够的园艺知识和辨别技巧,才能找到真正值钱的球茎。

  大爷大妈被在这场狂欢之外,是因为他们根本摸不进门。知识层次相对高、原本应当对投资更加的年轻人成为主力,是因为他们是真的相信这些ICO项目的技术愿景。

  他们甚至认为,自己是因为拥有不具备的技术度,才找到了这些可以助力自己实现财富的项目。

  郁金香泡沫还有一个重要的“副产品”,就是期货市场。荷兰发达的商业系统为这场泡沫创造了一种更先进的杠杆工具——郁金香的期货合同。通过买卖这种合同,人们可以无需接触到郁金香本身就反复交易,市场的流通速度骤然加快,也使泡沫快速走到了。

  发达的线易体系,已经逐渐成熟的比特币和以太坊货币支付系统,和更便捷的信息共享平台,甚至现在许多ICO项目还会通过私募方式的Pre-ICO进行前期融资。

  无论ICO是真的涉嫌非法集资,还是技术专家眼中未来的发展趋势,现在它已彻底失控是不争的事实。

  这也是为什么,在ICO项目的研讨会上,尽管场内关于区块链的技术讨论热火朝天,但出了会场,技术精英关心的主题也只有一个——

相关推荐